姜钓网 门户 台钓入门 查看内容

大年三十去钓鱼,比贺岁片精彩,到底谁是蹭窝王?

2021-2-28 13:48| 发布者: 四海小马哥| 查看: 418| 评论: 0

摘要: 二月十一日 除夕昨天倪主任给了我一个定位,让我去试试。他说都是小板板,鱼口勤。还有个视频,我一看,眼馋了,即使大年三十也要去玩玩儿。 河边已有一个人,后来知道他四点就开着手电打窝。还有一人仅比我早到两三 ...
二月十一日 除夕

昨天倪主任给了一个定位,让我去试试。他说都是小板板,鱼口勤。还有个视频,我一看,眼馋了,即使大年三十也要去玩玩儿。

河边已有一个人,后来知道他四点就开着手电打窝。

还有一人仅比我早到两三分钟,他动作迅速,我刚到河边他已经抄竿下钩了。他不打窝,只钓昨天别人钓过的窝,也蹭别人打的窝,姑且称他钓者甲。

先到的那人给我推荐了一个钓点,说那边垫了石头的地方,你去吧,昨天有人钓过,今天到现在那人也没来,谁还留给他啊!甲也叫我去那儿,就去了。

不知谁为了垂钓方便往河里垫了约一米多,乱石堆砌的,但镶嵌得很好,站上去很稳。在此打了一个窝子,然后去南边约十米处,在没有丝毫垂钓痕迹的地方再打了一个。打窝前测试过,水深一米多,选了水下干净,没有暗草的地方。

甲来回走钓,多次经过我跟前,对我说:不要打窝,直接钓,凡有人钓过的地方底下都有料,也都有鱼。他没说错,他确实钓到鱼了。连接好钩线我去试试,就是有石头钓台的地方。钩子下水没多久,漂动了,提钩,果真上鱼了。


清晨七点多点儿,就钓到鱼,少有啊!而且还连竿了。鱼头也都不错,都是二三两的,一连钓到了六条!

甲一看,也来了,说:我也来钓几条。他长竿长线,挂的蚯蚓。站我身后或身旁就把钩投到我钩子附近,很快,也连钓了六条。这下鱼口稀了,他去了北边,在那里很快又钓到了,还钓双, 我又钓到了两条。还有个钓者,姑且叫他乙吧,出现在了南边。


甲大呼小叫:老弟,在你昨天钓过的地方人家老师傅钓到了不少了,都是板鲫!乙于是兴冲冲地过来了,说:野钓有什么办法呢?谁也不能护着不让人钓啊!显然,此人在为自己蹭窝找根据了。昨天钓过,今天就该你的?你不早到那就是别人的,不懂规则?

他短竿长线,够不到我钓的地方,就直接蹲在我面前的石头钓台上,这下钩子够得到了。我只能站在他身后了,这样一位二人,相互打扰,别别扭扭,好不自在!


乙在此钓到了三条,还把我的红虫盒踢翻了。我带了血糖仪,坐下测了下餐后两小时的血糖。过了几分钟,乙又钓到了一条。现在,盲钓已经钓不到了,我去钓自己打的窝,一连钓到了三条。乙于是把钩子往我的钩子附近投,相距不过二十厘米左右了。钓鱼人都知道窝子附近二三十厘米都是有鱼的,他钓到了,而且不走了!每次都把钩子放我窝子里了……趁他卸鱼,我站到石头上,不再让他蹲上去。因为,这已经属于典型的蹭窝了,而且简直就是目中无人!

他上好红虫,叫我给他让位置,我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!说:即使你昨天在此钓过,今天你不早来,我已经打过窝了,你就不该再来蹭,已经钓好几条了,可以了吧?相互干扰,不好玩吧?

乙很不高兴地走了,走到南边跟甲抱怨说我不让他钓了。我又钓到了一条大鲫,甲看到了,过来站我身后,投钩很准,钩子投在了我的窝子里,很快钓到了,说:我再钓两条啊,然后给你钓。

甲自云五十多了,生意人。这就对了,无本取利,以最低成本取最大利益,是这类人的职业素养和看家本领。钓到两条了,还是继续,第三条上钩,才走了。

后来又第三次来,没钓到,走前说:这下没口了。应该也是钓鱼老手了,江湖规则应该懂的。比如,人家放了一只水桶在那儿,表示那儿有人了,或者打过窝了,我就绝不会去那儿。


长河漫漫,鱼何处不在,哪儿不能钓到鱼?钓鱼人也应该讲究修为。

突然,从北方腾腾来了大雾!那雾,一下子把天地之间全部填塞得满满当当。看不到对岸的树,看不到十米之外的甲乙,北边那位也不见踪影!背后十几米外停的车也隐身了。大雾湿漉漉的,钓竿很快湿了,抽拔发涩,费力!可怖的是钩子投得远看不到立漂了,只得往面前拉,可又离窝子远了,自然钓不到鱼。十米之外我还打了一个窝,对岸的标志物看不到了,只得盲钓。随便把钩子投到一竿长的地方。不到两分钟,提钩,提不动,抖一下,动了,提到了一条板鲫。窝子绝对不在那个地方,也没有人钓过,但是有鱼吃钩。说明了什么?一是鱼口活跃,二是鱼头不稀啊。


两个小时左右雾散了,太阳的红脸被大雾漂白了,苍白失血。东北风轻轻地刮,对东岸垂钓的人没有丝毫影响,西岸的人也影响不大,那边有六个人在钓鱼。这下可以精准下钩了,又上了一条板鲫。这个窝子甲乙无法蹭了,因为我穿了靴子打的,要站在水里钓。

乙还是知趣的,走了就没再来,甲在乙打的窝子里连连上鱼,而且钓双。乙也看不惯了,对甲气狠狠地说,那个窝子你钓就钓了,我这边打的窝子你别来再钓了!不然别怪我跟你翻脸!说完走了。

两个“蹭窝王”居然互掐了起来,我忍不住暗自呵呵。但是装着没听见,顾自钓鱼,以免甲太尴尬。我心想,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乙自己也终于尝到被蹭窝的滋味了。味道怎样?不香甜吧?这俩宝贝!


十点半,我又打了一个窝子,继续钓原来的那个窝子。竟然有四次钓双,可惜的是有一次,在半空中掉了一条。

十一点,北边那位凌晨四点到的收竿走了。甲嘴上说走,可乙那个窝子一直出鱼,他哪能舍得罢手?又钓到十一点半才走了。现在东岸仅剩我一人,西岸还有五个,开始钓第三个窝子,下钩就有口了。


大年三十,附近的村庄爆竹声不绝于耳!乡下可以燃放鞭炮,城里禁放了。休息了会儿,坐下喝了几口茶。岸边的草地被人烧了,没烧的地方,枯草厚厚的覆盖地面,围绕着大杨树的根,与落叶厮守在一起,颇有几许诗意。而被烧了的地面满目疮痍,散发着焦糊味儿,让人倍感遗憾!不知又有多少温室气体排放到了大气中。

我钓到了十三点,收了,回家吃午饭,过大年!带走了垃圾。


八斤六两

发了微信祝福倪主任新年好!也感谢他提供了钓点信息。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投诉邮箱:123456@qq.com

400-0000-000

公司地址:中国香港(尖沙咀)

合作联系:QQ,123456

Copyright © 2001-2020 姜钓网. |
返回顶部